击剑教练鲍埃尔甘心当义工 谈待遇笑比穆里尼奥

发布时间:2019-06-18 17:42:48 来源:齐赢会-齐赢会app-齐赢会官方网站点击:31

  老山驾校里并不蜿蜒的山路上,常能看见驾校学员小心翼翼地学开车。在这里,有时人们还会碰到一个外国老人带着几名运动员,在山路上跑步。这个老人叫鲍埃尔,是北京奥运会男子个人佩剑冠军仲满的教练。虽然和中国队的新合同还正等待总局批准,虽然在这段没有合同的日子里鲍埃尔领不到薪水,但他还是和他的弟子们早早开始了新一轮奥运周期的训练,他甚至已经为四年后的伦敦奥运会做出了规划。

  已经没人会怀疑鲍埃尔是否会留在中国,人们期待的只是那一纸合约何时能敲定。“也许在年底,只要总局一批准,鲍埃尔就可以和队里续约了。”击剑队的工作人员说。

  北京奥运会结束后,鲍埃尔与击剑队的合同到期。但他只和分开半年的家人进行了一个月的短暂度假,就于10月8日重返中国。当鲍埃尔问起仲满,他是否愿意和教练马上恢复训练,备战下一届奥运会时,这位刚刚新婚的年轻人点了点头。仲满甚至都没有和妻子度过新婚蜜月,就赶回北京,同老鲍一同训练。“合约并不是最重要的,即使未来得到了新合约,那么中心给提供的薪水也要从11月1日算起,所以这段时间是没有薪水的。但我喜欢我们的队员,喜欢带领队员训练,这样就够了。”“义工”鲍埃尔说。

  谈计划

  新周期申请培养年轻教练

  相比北京奥运会前,鲍埃尔现在给队员安排的训练要更系统。

  由于在两年前刚上任时,有北京奥运会的重任压在身上,面对时间紧、任务重的状况,让老鲍无法给队员安排系统的训练。“我们队员的基础比较薄弱,以前的许多训练是有问题的,并不系统。但接下来的四年,我们可以制定系统的训练计划,可以更深刻地去挖掘训练方法,让他们更好地去理解。而且这里的执教环境很轻松,上面给我很大的权力去执教,我可以自己制订训练计划,然后跟中心交流。”鲍埃尔说。

  此外,鲍埃尔还向中心提出了想要从地方队调来四名年轻的教练的建议。法国人希望在未来的时间里不只给队员传授经验,他还想让国内更多的教练吸取他的经验,使佩剑队得到全方面的提高。

  在未来,鲍威尔还有把妻子接到中国长住的打算,这个法国人已经决定要在中国走上更长一段的执教路。

  谈弟子

  仲满夺冠不意外

  北京奥运会前,仲满不断上升的状态让老鲍看到了希望。在奥运会前最后一次世界杯分站赛上,许多国外教练都已经开始关注仲满,认为这个中国运动员很危险。

  “他(仲满)夺冠我一点都不意外,奥运会前我已经感觉他的气势不错,他在华沙(世界杯分站赛)也拿到了冠军。整个赛季仲满的成绩最好,所以他能夺冠我并不感到意外。奥运会后,我曾经找过队员,问他们是不是还有动力打下一届奥运会,仲满是最有动力的一个。你知道运动员这个时候可以说放手不练了,因为他已经是奥运冠军了。但仲满自己知道他还有很大的潜力。”鲍埃尔说。

  但北京奥运会拿到一枚金牌并不是老鲍的心愿,在他的夺金计划中,还包括女佩团体,但由于有些队员在场上考虑太多,从而导致了这枚金牌旁落。

  在执教的三个国家队中,鲍埃尔每一站都有自己中意的弟子,法国的图雅、意大利的蒙塔诺都是鲍埃尔的爱徒。至于现在,如大多数人所预料,仲满是他最喜欢的弟子。“我喜欢这个类型的队员,他要聪明、单纯。平常生活中和训练中的人是同一个人,要很和谐、很平静。如果说在生活中和训练中不是一个人,这可不行。”

  与国外运动员相比,中国队员的性格要内敛得多,有时候教练安排下去的动作,队员完成不好,也没有主动向教练咨询的习惯。“我告诉我的队员们要及时跟教练沟通,如果自己不说出来的话那没法练。我现在要做的,就是要激起他们说话的欲望。”

  谈观众

  法国观众更职业

  由于击剑运动在国内普及程度并不高,因此许多中国观众还不知道击剑的基本规则,不了解如何去观看击剑比赛。

  然而在鲍埃尔的祖国,观众对于击剑运动的了解,甚至达到了会质疑裁判判罚的程度。“有一次在法国举办了一场花剑比赛,整个馆里会坐上6000多名观众,这比奥运会的观众还要多。当时裁判出现误判,6000多名观众都会冲裁判喊。这时裁判会很难判,因为所有观众都懂击剑。”鲍埃尔说。

  谈“待遇”

  “穆里尼奥工资比我多”

  和其他老外一样,老鲍很幽默,这种幽默不只体现在平常的谈话中,即使在训练中,他也提倡轻松氛围。只要有老鲍在,击剑馆里就总能传出队员们的笑声。

  昨天的训练,包盈盈在跑步中重重的落地让老鲍有些不满意,法国人一边用夸张的动作学包盈盈,一边冲着跑步的包盈盈喊着:“你脚底下踩的是鸡蛋。”

  有人说鲍埃尔长得有些像穆里尼奥,鲍埃尔很开心,他还“炫耀”着国外网站曾经把他和穆帅的照片放在一起做比较。“只不过,他(穆里尼奥)的工资比我多多了。”鲍埃尔说。

  谈生活

  认识温格关注阿森纳

  身在异国,鲍埃尔很难吃到地道的法国菜,这位对饮食很在行的法国人称,就是在全北京也很难找到一家正宗的法国餐厅。“我更愿意自己在家里做,虽然不会做太复杂的,但煮面对我来说太容易了,我平常也比较喜欢吃面。幸运的是,我曾经在法国、意大利工作,现在又来到了中国,世界五大菜系中,我去过的三个地方都包括在内,这很幸运。”鲍埃尔说。

  由于语言不通,鲍埃尔在业余时间里只能买些法国电影的DVD来消遣。不过这位击剑高人对其他运动也很在行。高尔夫、足球都是他喜欢的运动。“我喜欢意大利(国家)队,另外阿森纳也不错,喜欢阿森纳的一个原因是,我和温格认识,所以对这个球队会更关注。” 本版撰文竞报记者侯佳婧

  鲍埃尔语录

  “我们队员的基础比较薄弱,以前的许多训练是有问题的,并不系统。但接下来的四年,我们可以制订系统的训练计划,可以更深刻地去挖掘训练方法,让他们更好地去理解。”

  “我喜欢(像仲满)这个类型的队员,他要聪明、单纯。平常生活中和训练中的人是同一个人,要很和谐、很平静。如果说在生活中和训练中不是一个人,这可不行。”